女教师守处女身 男友寻欢不成将其杀死

2018-05-09 12:11 来源:极品课件站

老先生告诉记者,他和老婆是1990年结婚的,结婚之前。不知道老婆有这方面的问题,婚后才知道的。在。一起生活了8年,也做了8年的努。力,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于是。他就出国去了。这次他是专程回来办离婚手续的。

十多分钟后。,女方也来到了登记处。老先生先。把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女。方一脸冷漠地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双方随后针对协议书的财产分割等问题争论了起来。女方情。绪有点激动,老先生则好言商谈。

在这对人办理离婚手续的整个过程中,男方显得轻松而。好脾气,女方则冷漠又带着怨气。拿到离婚证后,两人招。呼也不打。,各自离去了。

【旁白:如果说有爱无性的婚姻,会让人唏嘘,这对已无爱无性的。婚姻,散了也罢。】

3月24日下午4时许,一男一。女相继走进了美兰区婚姻登记处。两人年纪看起来都是。50出头,穿着打扮略显邋遢。“我们。要离婚。”男的简短地说了一句。

婚姻登记员在查看他们的离婚协议书时,发现关于孩子抚养方。面没有。说明。虽然他们的孩子已经19岁,但尚未参加工作独。立生活,登记员好心提醒。女方,是不是应该把孩子抚。养这方面的内。容也加上。去。女方说:“我也不懂。,你。们帮我跟他说吧。”男方听了却硬生硬气地说:“孩。子都超过18岁了,还要什么。抚养费。”女方见他这么说,就不再。吭声。

在等待办理离婚手续时,男。方走到了外面等,女方则坐在桌子旁。婚姻。登记员看到他们的这份离婚协议书写得很专业,。房子、工厂股份、现金等如何分配,一条一条列得。十分详细。女方在财产分割方面也没有特别吃亏的地方。随口一问,。女方说,这是她老公专门请律师写的。问到两人为什么。要离婚时,女方轻声说,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不离婚怎么办。“20年。夫妻,什么苦都一起吃了,现在生活好。了,有钱了,人却变了。”女方显。得疲惫而无奈。

没有过多争吵,。没有冷言相向,这对曾经共同生。活了20年的。夫妻,就这样心平气和地办好了离婚证。

【旁白:两本薄薄的。离婚证,就能了断一段20年的婚姻。可是20年的。夫妻情。份,真的。就能说断就断吗?不懂得珍惜患难与共的伴侣,令人心痛。】

本报讯(记者刘虎)邮政所女储蓄。员与表弟巧妙设。局,用。砖头换走临送上运钞车的40万元储蓄。款。前天,出逃一年多的疑犯“表弟”,。被永川检。察院从西安缉拿归案。后执行逮捕,同案嫌犯“表姐”仍在司法机关追捕中。

2004年10月5日,永川市青峰镇无业人。员谭某去茶馆打牌,听同桌牌友摆。谈某人携款潜逃的事,。他突然“醒悟”:。原来还可以。这样。“致富”!于是,。谭找到在某邮政所负责管理储蓄款的表姐蒋某,商量窃取一大笔。公款后潜逃他乡。

此时,蒋某因迷恋赌博也已输光家财,负债累累。,正急于找钱来还债,两人一拍。即合,打起了储。蓄存款的主意。

二人开始筹划方案。谭某首先在重庆为表姐办。了一张假身份证,以方便用于出逃。

蒋所在的储蓄所业务量小,一天。现金流量只有一。二十万元。为了能一次装足腰包,谭某在作案前一天,冒充一。外地人给该。储蓄所有关人员打电。话,称其第二天要从外地汇40万元到该所账户上,等其老婆第二天。来取钱。

随后,当天休息。的蒋某操普通话,冒充要来取。钱的“妻子”,。打电话叫储蓄所第。二天准备好现金。储蓄所工作人员信以为真,果真多准备了40万元。现金。蒋、谭二人暗自高兴。

第二天,40万元现金一直。无人来取。下午快。下班时,蒋某趁交接无人监管之际,将现金换成砖头。装进保险箱内,并送上运钞车。然后,她与表弟携带巨额公款迅速外。逃。

永川市邮。政局发现40万元。巨款变成砖头后报案。永川检察院职侦局立即成立了追逃专案。小组,通。过公安机关对蒋、谭二人上网追逃,。第二天该院又联系重庆市公安局,请求用技侦手段对蒋。、谭二人进行全方位监控。

今年3月17日。,谭某利用假身份。证。在西安市火车站乘火车时,。被铁路公安干警识破并当场抓获。通过上网对比,确认就是网。上逃犯。

3月21日至24日,经过3天半的评选,第二届中国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评委会完成了所有奖。项的评选。评委们从77个国家和地区的2.7万多幅新闻摄影作。品中选出了128幅(组)。获奖作品,其中16幅(组)照片斩。获各类别金奖。

经济与科技类金奖获奖作品《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记录了2005年5月22日深圳市对皇岗口岸。附近的城中。村进行改造爆破的情景。该作品的作者———深圳的参。赛者林勤赛后接受采访时说:“这张图片用影像语言来说话,富。有画面冲击力的‘瞬间美’打动了评委。”

然而,该金奖。的公布却引。起了网友的质疑,晨报记者在西祠胡同“记者的。家”论坛。、网“图说时事”论坛以及“新闻墙”论坛等“圈内论坛”看。到,《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被网友指出有。用软件合成嫌疑,网友认为。获奖者曾用软件对照片上的内容进行了结构性剪贴,。这个消息立即引起了同行热议。

3月31日,参与讨论的网友中,《华商报》图片编辑巩志明。第一个以专业摄影评论者身份撰写快评。,称《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有合成嫌。疑。

巩志明告诉晨报记者,自己是3月30日接到网名为“安。哥拉”的网友留言的。该网友称,“(华赛)。经济类单幅金奖的照片竟然是P。S过,查阅了当天的深圳特区报、南方日报等南。方报纸的照片(后发现。),(事实)果然。(如此)!为了使画面更加紧凑,作者将左边的四栋。大楼自作主张挪了挪位置,让它们倒得更好看了!”

在谈到撰写评论的。过程时巩志。明说:“我(之后)又寻找。了一些佐证。,主要是去年5月22日对城中村爆破时其他记。者拍摄的照片,并和多。位摄影界同行共同进行。了对比鉴定。目前,我们还不能。对林勤的图片是否。经过PS制图处。理作出一个确定的结论,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原版的获奖图片。如果能获。得一手的原版图片,相信真相会水落石出。”

在电话中,去年5月22日曾在城中村爆破现场拍摄。新闻照片的深圳某报。摄影组记者陈风(化名)向晨报记者透露,。深圳摄。影圈。内部分同行早在“华赛”金奖公。布之初,就已经发现了《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的“破绽”。

陈风说:“当时我的机位比林勤还近,现场。是什么。情。况我最清楚。一张新闻照片。,你用软件调一下亮度什么的没有什么,但是你拿去。参赛时在上面加东西,作为一个职。业摄。影者。这么搞怎么行?”

而南方日报摄影记者丁玎也回忆了当时拍摄时的情景,发。现“问题照片”上深圳河对面出现了现实中不存在公路。

昨日21时,深圳的参赛者林勤接受晨报记者电话专访,回忆了拍。摄《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时的情景。

林勤回忆,当天自己在爆。破现场。选定拍摄点后,“由于机位较低,在拍摄了数。张相片后,将镜头拉到长焦,连拍了一些细。部。最后又扬起镜头,对准。深圳河对。面拍摄了对岸的一些景物。片子本身的确是由两段照片对接。的。”

林勤表示,“根据老摄影教材的内容,同一时段拍。摄的拼接片是合理。的,我曾向'华赛'组委会说明相关。情况。我认为这种拼接并没有。改变画面的物理结构。”

林勤还表示,“。由于目前数码技术发展很快,一些基。本的画面处理手段已被广泛应用,因此当。初拍好片子后,就送到外面的数码冲印店进。行了拼接。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的拼接不。一定合乎比赛规范。我回来后又仔细看了一下比赛。章程,发现章程里说过不接受合成图。片。当然,‘合成’和‘拼接’是否。一个概念,我目前还不清楚。”

林勤告诉晨报记者,不管此事调查结果如何,自己愿意接受“华赛”。组委会的一切处理。

担任中国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组委会副秘书长的黄文,曾于2月初应邀担任。第49届荷兰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评委。昨日,黄文在电话中。承认,自己之前还没有听说《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有“PS。嫌疑”一事,“我非常吃惊。”

黄文说:“评选中我们并没有看到去年5月23日。深圳某报的原始图片,因为组委会没有诚信审查的义务。作者自己要。对比赛组委会保证诚信,。这是国际。摄影比。赛的惯例——‘。华赛’曾就这方面的问题对‘荷赛’组委会进行过咨。询。当然,这次评审我们凭借的材料是冲印出的照片,。而今后数码化评选是一个方向。‘。荷赛’评审早已全数。码化了,就是。为了。方便鉴别图片是否经过PS处。理。”

对于组委会是否会对此事采取措施时,黄文告。诉晨。报记者:“由。于我也是刚刚听说此事,因此还不方便做判断。我会尽。快将此事告知‘华赛’组委会的几位主要负责人,组。委会应该会对此事进行负责任的调查。但是,一。切都要以事实为依.”

昨日,自称“职业摄。影人”的网友“比戈多多”在西祠胡同“记者。的家”论坛发表观点,称“仔细查看了多幅和获奖照片拍摄角。度差不多的‘第一爆’新闻照片,并找来了林勤当初。发表在深圳某报头版的原。始图片,发现了三大。疑点”。首先披。露“嫌疑合成金奖照”的《华商报》图片编辑巩志明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对这些疑点进行了解说。

与2005年5月23日深圳某报头版林勤拍摄的照片相比,获奖。照片画面右方倾斜的白楼与左方正在倒塌的棕色。大楼的距离大约缩短了2/3。

巩志明:“我和同行进行。了谨慎地分析,认为在短短15秒爆破时间内,机位出。现如此大的移动让人怀疑。15秒时间内,手。持器材的摄影记者要进行30米、5。0米的机位调整都是很困难的,何况。他还要安定下来、还要取景。”

与5月。23日《南方日报》、《晶报》、《深圳特区报》刊发。的“第一爆”头版照片(拍摄角度与林勤相。差无。几)相比,获奖。照片画面靠右的白楼右。侧出现了一栋其它报同角度照片上未出现的神秘。棕色楼房;与深圳。某报2005年5月23日刊发的。第一署名为“林勤”的照片相比,。在。同一机位情况。下,画面右下方出现了露出楼顶的不明建筑物。而深圳。河对岸也出现了部。分“不明景物”。

2005年5月23日,深圳某报头版刊发的“。第。一爆”图片。,署名人为林勤等三人,而参赛获奖者只有林勤一人。

巩志明:“一幅照片。三人署名。,我们《华商报》从来没有过。如果是。文配图,可能。联合署名“A记者、B记者摄影报道”,但图片本身一。定只署摄影。者的名字。一幅照片,不可能有两。个摄影者。”来源:新闻晨报晨报记者郭。翔鹤

中国台。湾网4。月3日消息“马。扁会。”于今天下午3点正式登场,据台媒报道,会晤开始,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即呼吁陈水扁回到“九二共识”。

据台湾TV。BS报道。,“马扁会。”一开始,两岸话题就谈了二十五分钟。马英九再度重。申“五不、五要”,“五不。”是延续陈水扁就职时的“四不一没有”,“。五要”则是他在先。前提出的要点,包括两岸经贸。交流等,希望藉此达到两岸和平、繁荣。

报道说,。马英九认为两岸曾经有许多合作,例如包机模。式的成功,对双方都好,另外在农产品销往大。陆,以及金融合作等,都可以有所交流。

对此,陈水扁则矢口否认有“九二共识”,辩称只。有“九二会谈”,他还宣称不排除完成“宪改”,并声。称两岸的现状不是“四不一没有”。(郭强)

日前,本报记者奔赴廊坊马场,揭秘传奇宝马——汗血宝马在中。国的生活。马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对宝马5年的照顾中,。并未见到过其流。出“汗。血”的情况。“我请教过土库曼斯坦这方面的专。家,他告诉我,所谓的汗。血可能是由于马的皮肤较薄,奔跑时,血。液在血管中流动被看。到所致。”

昨日,土库曼斯坦总统萨帕尔穆拉特·尼亚。佐夫来中国进行国事访问。6年前,尼亚佐夫总统曾将。一匹名为阿赫达什的汗血宝马送给我国领导人。2002年6月。,这匹马乘专机。抵达天津,开始了一段汗血宝马在中国的故事。近日。,记者奔赴廊坊马场,揭秘。传奇宝马在中国的生活。

初抵中国,阿赫达什首先经过了45天的。隔离期,然后才被运到廊坊的马场。当时正值夏天,。阿赫。达什对当地的气候表现出了不适应。马场经理刘忠原告诉。记者,它在。家乡的马场位于该国首都的南郊,纬度虽然和廊坊差不多,。但是在当地如果待在树下的阴影里,非常凉快。中国北方闷。热天气让它有些不习惯,出汗比正常情况多。

不仅如此,阿赫达什来到马场后,进。食草料的量时少时多。经过研究,饲养员。发现,它在家乡时,草料中的苜蓿。草占有很大比重,而。廊坊马场所用的。草料中,禾本科草占的比重比。较大。

“迁移必定会带来生活习惯上的改。变。这些都是驯化的一部分,需要耐。心和科学的调整。”工作人员在饮食结构、进食时间等方面的。细心调整,经过一个夏天,阿赫达什逐步适应了在中国。的生活。“可以说,。阿赫达什是很快适应了中国的生活,除了偶尔有些消化方面的问题。,这5年来基本没得过病。”

早上9点,记者见到阿赫达什时,它正在。一个木栅栏围成的圆形。户外场地里晒太阳,这是。它每天早晨的必修课。它体型微瘦,四肢修长,走起来步。伐十分轻盈。一身黑色的毛皮,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长长的脖。颈上黑色的鬃毛让它显得十分精神。见到刘忠原,它立即走了过。来,用嘴叼刘的手。“这是马表达亲近的一种。方式。”

走进阿赫达什所住的马房,左右各有一排马圈,墙面上两米处左右有。窗户。中间为两米的通道,连通。着两。个门,房内配有风扇,可以增加通风、降低温度。走进后,。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草。料的气味,只有很轻微的马粪味。

每匹马有自己的“单间”,。阿赫达什的“房间”为4米×6米,与其他成年马的房间面。积相同。唯一的不同处是。铁栅栏外挂着一张红色的标签,上面注明为。土库曼。斯坦总统送给中国领导人。房间里面铺着干草,有水龙。头和水池,保证马匹有干净的饮用水,靠近通道的地方有。一个塑料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投放精料的地方。

刘忠原告诉记者,马场所用的科学化养殖方式与阿赫。达什家乡的马场有很大。不同。每天除了草料还要定。时投放燕麦、玉米、维生素等组成的精料外,各种成分的比例。都经过研究和反复试。验。例。如目前正处于配种期,阿赫达。什的饮食中增加了蛋白质的含量。

阿赫达什送到中国来之后,一直按。照种马的方式喂。养。早上进。行清洁工作后,在户外进行自由活动和。晒日光浴,中午11点左右回。马房进。食,下午有一。定的时间,驯马师骑着。它进。行各种体能锻炼。这种锻炼不同时期在训练。量上会有调整。同时,刘忠。原告诉记者:“每天它有自己的生活规律,我们尽量不破坏这。种规律,让它自然地生长。”

“那就是阿赫达什的。女儿‘秀凤’。”顺着刘忠原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一匹一米五左右的。小母马。这是2004年阿赫达什与一匹。纯血马生下的。在另一处围栏里,记者见到了一匹小公马,。刘忠原摸着它的头,微笑着告诉记者,这是阿赫达什的儿子。“再等几年,根据发育的。情况,我们将会选择马术项目来让它们训练。”

来到中国时,阿赫达什8岁,正。值壮年。但由于国内没有同种的母马,而购买。的费用太高,所以,从来到。廊坊马场的第二年开始,它便与阿拉伯马、纯血马交。配。

至今,阿赫达什已经有。二。十几个自。己的孩子,在同年龄的马匹中算是数量很少的。目前,它的后代很多在国内的各大马场、马。术俱乐部中。现在,阿赫达什已经12岁。,属于马匹的中老年期,但刘忠原告诉记者,它的交配能力仍旧。很好。

记者到达马场。时,正好有一家马术俱。乐部将自己的母马运到这里,准备与阿赫达什进行交配生。产。由于母马的个头较。大,刘忠原和饲养员郭永新开始商量在土地。上挖个坑,让两匹马高度合适,可以顺利交配。

司马迁的《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大宛在凶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有葡萄酒,。多善马,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关于流汗血的故事在中。国流传了一千多年。,对于这种现象的原因,一直是争论的焦点。有学者认为是一种寄生。虫导致的,有学者认为马匹在奔跑时体温上升。使得少量红色血浆从毛孔中渗出。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