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件首页flash课件网络试题教案学档说课稿考研真题课时学案精品作文工作总结实用文档教学论文个人简历论文中心考试中心教学素材文学作品法律文书幼儿教育软件科技英语学习学习教程党团社会故事大王科普知识中考专题高考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极品课件网 > 精品作文 > 文学 >

从独行者到受益者

发布时间:2018-06-02 16:59  作者:极品课件站  点击数:

原标题:从独行者到受益者

郑渊洁作品书影 资料图片

郑渊洁作品书影 资料图片

“著作权法第十二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商标法第十条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日前,作家郑渊洁应邀登上了中国版权协会主办的公益讲坛“远集坊”。这些与知识产权相关的法律条款,他信手拈来。

多年来,有“童话大王”之称的郑渊洁一次又一次与盗版书商斗智斗勇,向不尊重著作权的行为宣战,为维护作品商标挺身而出,从最初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独行者,到如今的“反盗版形象大使”、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首届版权创意金奖获得者,他的风雨历程成为改革开放40年中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打击盗版,保护原创热情

如果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作家就没有创作的积极性。因为我写出来的作品并不属于我,别人都可以拿来盈利。

在郑渊洁创办的《童话大王》杂志社上,几乎每期都会刊登保护作品版权的律师声明。然而,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他还是不断收到读者反映发现盗版图书的消息。郑渊洁意识到,各地销售的盗版作品数量有可能已经超过了得到他授权的正版图书。维权的艰难,让他一度心灰意冷。

“如果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作家就没有创作的积极性。因为我写出来的作品并不属于我,别人都可以拿来盈利。”郑渊洁说,随着法律法规逐渐健全,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日益加大,他在与盗版的博弈中有了越来越多的胜绩。

2011年3月的一天,郑渊洁得到线索,北京的一家印刷厂正在盗印他的《皮皮鲁总动员》。在被侵权出版社的工作人员进入该厂进行调查时,郑渊洁一边通过电话报警,一边在微博上发出求助信息:“出版社工作人员力量单薄,情况危急,向平安北京求助!这是报警!我现在也赶赴现场。”不久,警察抵达这家印刷厂,查获大量尚未装订的盗版书页,文化部门随后对印刷厂及有关责任人进行了查处。

除了盗版书商,郑渊洁还经历过另外一种盗版——内部人士数次向他举报:为了少付作者版税,出版社隐瞒了真实印数。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出版社补偿了版税。

图书版权页上的印数,既有助于作者监督出版社,也可以成为读者阅读、购买图书的参考。但是,近年来,印数被很多出版社当作“商业机密”,不再出现在图书版权页上。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作者无法像郑渊洁一样获取举报信息为自己维权,因为作者怀疑出版社隐瞒真实印数而产生的矛盾屡见不鲜。而广大读者,更没有了解一本书印数的可能。如今,在图书版权页上标注印数的呼声越来越高,一些出版社已经有了积极行动。

“浙少社保留了一个好传统:我们现在出版的图书上仍然保留着印数、印次,而且这些信息是电脑自动生成的,出版流程中的任何环节、任何人都不能调整。”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汪忠认为,出版机构应该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尊重法律,做版权保护的模范,与社会各界共同营造尊重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推广知识产权的良好氛围,助力国家的创新发展。

维护IP(知识产权),百折而不挠

一般来讲,作家会写小说,但维权能力比较弱。郑渊洁维权很执着,很认真,这是良知的驱使。

现在,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以及各种衍生产品的开发如火如荼。郑渊洁既是先行者,也遭遇过不少烦恼。

早在1989年,郑渊洁的作品《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就被改编成动画片《舒克和贝塔》,广受小朋友的喜爱。此后,未经郑渊洁授权,动画片的出品方数次将动画片改编成连环画出版发行,既没有支付稿酬,也未署原著作者的姓名。

“有人问,你写了这么多童话,为什么《舒克和贝塔》《魔方大厦》后就没有别的作品改编成动画片了?我不敢给了。”郑渊洁说,因为当年维权效果不佳,他不愿意再将其他作品授权改编,2016年,在国家版权局的介入下,他与相关出版社达成协议,出版社召回销毁的侵权图书《舒克和贝塔》,并支付原著作者赔偿金,“没有了后顾之忧,我开始大规模授权改编我的作品,现在已经有六七部影视作品正在拍摄制作。”

郑渊洁的烦恼不仅来自文化领域,“皮皮鲁西餐厅”、“卤西西”熟食、“舒克贝塔”宠物用品等层出不穷的注册商标、品牌名称,都没有经过郑渊洁授权。他不得不通过博客、微博撇清与这些企业的关系,至今在他的博客首页仍可以看到一则声明:“不断有读者向郑渊洁询问,郑渊洁是否在河南经营了餐饮业‘皮皮鲁西餐厅’。郑渊洁声明如下:郑渊洁从未经营过餐饮业,更没有授权任何人使用他笔下的童话人物‘皮皮鲁’作为餐厅名称。任何人在‘皮皮鲁西餐厅’用餐导致发生问题,与郑渊洁无关。”

事实上,2018年2月,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郑州皮皮鲁西餐厅注册的皮皮鲁商标无效。

“拿到裁定书的时候,我热泪盈眶。”郑渊洁说,这次历经十余年维权成功的案例,不仅保护了自己的权益,对其他作家来说也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一般来讲,作家会写小说,但维权能力比较弱。郑渊洁维权很执着,很认真,这是良知的驱使。”中国版权协会理事长阎晓宏认为,郑渊洁的维权经历,将对未来的文学创作和版权保护产生积极影响。

(本报记者 杜羽)


(责编:龚霏菲、王珩)

 关于本站    网站帮助    广告合作    下载声明  
Copyright ©2006-2010s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21635号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